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重大項目 > 南水北調西線(藏水入甘) > 課題組成果

王福生 | 南水北調西線工程的新思路與新方案——西線調水應從怒江、帕龍江或雅魯藏布江選點的調研

時間:2020-05-07 10:52:59  來源:開發研究  作者:

   提要:

    國務院南水北調后續工程工作會議提出“開展南水北調西線工程規劃方案比選論證前期工作”,西線工程終于進入了規劃方案比選論證階段。早期的西線從長江水系調水思路時過境遷,隨著葛洲壩、三峽大壩等長江大型水利工程的建設,對長江下游生態已經產生重大影響,如果堅持原方案,可能使問題更加嚴重,并使已經建設的南水北調東線工程、中線工程作廢。下一步,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應該跳出“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狹窄思路和做法,研究新方案,從水量有保障、尚未開發的怒江、帕龍江(帕隆藏布江)、雅魯藏布江3條江當中做出選擇。 

偉大時代需要偉大工程,對中國北方經濟社會和生態建設有重大影響的南水北調西線工程的前期工作被國家提上了日程。2019年11月18日,國務院召開南水北調后續工程工作會議,提出“開展南水北調西線工程規劃方案比選論證前期工作”。繼南水北調東線、中線建設之后,各界期盼已久的西線工程終于進入了規劃方案比選論證階段。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標志性工程。從古埃及金字塔、古希臘雅典衛城、古羅馬圓形競技場、蘇伊士運河、巴拿馬運河,到中國的萬里長城、大運河、都江堰、南水北調、長江三峽大壩、青藏鐵路等等,其中許多都是水利工程,都代表了一個時代的經濟技術和社會發展水平。長期以來,中國北方面對的影響經濟社會發展的最大制約因素就是歷史上從未能解決的水資源嚴重短缺問題,它是制約可持續脫貧、解決“三農”問題、全面實現現代化的主要因素。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在我國的綜合國力和工程技術水平已經具備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支撐條件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需要建設標志性的偉大工程。而南水北調西線工程就是順應偉大時代需求,展現中華民族磅礴力量的偉大工程。

一、“水”主沉浮:中國西北、華北的水資源短缺是亟待解決的發展瓶頸

水是生命之源、生產之要、生態之基。隨著全球氣候持續變暖,青藏高原及其邊緣祁連山、昆侖山等山脈凍土逐步消融,冰川加速融化,雪線不斷上升。短期內,中國北方的降水量明顯增加,氣候明顯改變,發源于高原冰川的黃河、長江及西北的內陸河,融水也開始增加;長期看則不可持續,未來到了一定臨界點,就會出現大的生態問題。在純自然狀態下已呈不可逆的趨勢,這是我國生態安全和經濟發展面臨的最大挑戰。

中國北方特別是西北水資源嚴重短缺。就西北五省(區)而言,氣候干旱,降水稀少,多年平均降水量50~400mm,而地面蒸發量高達1000~2600mm,是全國唯一降水量極度少于農田作物和天然植被需水量的地區。華北五省(市、區)則隨著經濟社會快速發展、城鎮化建設、人口增加、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用水量大幅增加,水資源的嚴重不足已經愈來愈嚴重地制約著工農業生產的發展。京津唐工業產值占到全國工業總產值的10%,而水資源總量只占全國的6%。不少地方人均水資源量低于聯合國規定的人均1700立方米嚴重缺水線,甚至有些低于人均1000立方米生存標準,對人們正常的生產生活產生重大影響。干旱缺水造成北方沙塵暴頻發,荒漠化在一些地區擴大。

近年來各地按照中央要求不斷加大了生態建設力度,采取了諸多政策舉措。廣泛推行節水措施,節約工農業和城市生活用水;退耕還林、退牧還草,限制過度放牧,植樹造林;嚴格執行主體功能區規劃,控制在禁止開發區和限制開發區的產業開發,建設生態保護區和國家公園;黃委會對沿線省(區)實行用水額度配給。這些措施成效巨大,但由于水資源總量沒有增加,而水資源需求在不斷增長,資源性缺水問題依然嚴重。

以甘肅為例,缺水讓甘肅生態環境更加脆弱,經濟發展更加艱窘。盼水,讓甘肅不再“饑渴”是2600萬甘肅人民的由衷期盼。作為擁有42.58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積大省,實有耕地面積只有1750萬畝。甘肅年平均降水量270.4mm,年平均自產地表水資源量202.02億立方米,不重復地下水資源量7.54億立方米,水資源總量只有209.56億立方米,人均水資源1077 立方米,不到全國人均水平的1/2;耕地畝均水資源量378立方米,約為全國平均水平的1/4,屬于嚴重缺水地區。

位于甘青兩省交界作為我國西部地區重要生態安全屏障的祁連山,在全球氣候變暖的大背景下,冰川及多年凍土消融退縮速度加快。祁連山具有維護青藏高原生態平衡,阻止騰格里、巴丹吉林和庫木塔格三大沙漠南侵,保障黃河和河西走廊內陸河徑流補給的重要功能,是黑河、石羊河和疏勒河三大水系56條內陸河的主要水源涵養地和集水區,被譽為河西走廊的“生命線”和“母親山”。然而,據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的第二次冰川編目統計,近50年來,祁連山冰川消失509條,面積減少430平方公里,面積減少超過20%。進入21世紀,祁連山冰川呈現加速融化退縮的狀況,以位于祁連山西部最大的山谷冰川老虎溝12號冰川為例,從2005年起觀察,10年間退縮了160米,平均每年退縮16米,冰川退縮的速度遠遠高于1993年至2005年期間(每年退縮8米)的退縮速度,是20世紀90年代的兩倍。

從長遠來看,冰川資源是有限的。當祁連山的冰川消融到一個臨界點后,融水量就會隨之減少,最后甚至消失,那時將對河西走廊、內蒙古東部乃至中國北方產生巨大的影響。

二、調整思路:南水北調西線工程需要從中國北方的整體發展、可持續發展的站位視野出發去規劃方案

長期以來,西部調水受社會各界高度關注。從20世紀50年代提出的南水北調西線開始,眾多專家提出了許多思路和建議。90年代以來,先后出現了大西線(朔天運河)、藏水入疆、藏水入蒙、天河、藏水入甘等諸多的線路設想,各有千秋。

(一)早期的南水北調西線方案已經時過境遷

經過長期討論,早期的南水北調西線方案特別是伴隨20世紀50年代以來的長江流域水利工程建設及其上中下游生態環境的變化缺陷逐步顯現。原西線工程方案的基本思路是從長江上游金沙江,支流雅礱江、大渡河等長江水系調水,采用引水隧洞穿過長江與黃河的分水嶺巴顏喀拉山,進入黃河,預計年調水170億立方米左右,緩解黃河中下游地區至2050年左右的缺水狀況。

從長江水系調水的早期方案時過境遷,局限性太大,今天已經不可行。原因如下:一是隨著葛洲壩、三峽大壩等長江大型水利工程的建設,對長江下游生態已產生重大影響,鄱陽湖連年變成大草原,如果堅持早期的方案,可能使問題更加嚴重。事實上,長江下游生態已經到了臨界點。二是從長江上游及其支流調水,可能影響已經建設的南水北調東線、中線工程的調水,甚至導致前期工程作廢。至于對長江航運的影響,可能都算小問題了。三是引水量過小,不能解決中國西北、華北的經濟社會發展用水,更談不上改善生態環境。如果引水量少于每年200億立方米,沒有必要上馬如此宏大的工程。四是西線調水不能再只局限于重點考慮黃河中下游補水,因為南水北調東線、中線工程已都是為黃河中下游補水所建,而中國北方尚未開發利用的遼闊土地資源主要集中在上中游的甘肅、新疆、內蒙古大地,應該轉換思維統籌考慮。

(二)南水北調西線工程需要謀劃高站位、寬視野、管長遠的最具可行性線路

在新時代,南水北調西線工程需要跳出歷史上“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狹窄思路和規劃。今后應該站在系統性、根本性解決中國北方用水的角度,跳出局限于緩解黃河中下游地區用水眼前之需、局部之需的調水思維,從戰略上,從保障國家水安全、生態安全、糧食安全、邊疆長治久安的高度,規劃南水北調西線調水工程,系統性解決中國北方——甘肅、新疆、寧夏、內蒙古、陜西、山西、河南、河北、山東等省(區)的缺水問題,促進黃河全流域治理開發。經多方參與的聯合考察隊實地調研及對多種引水意見、方案的對比評估,下一步,南水北調西線工程引水點應該從水量有保障的、尚未開發的怒江、帕龍江(帕隆藏布江)、雅魯藏布江3條江當中做出選擇。

三、考察所見:從怒江、帕龍江、雅魯藏布江選點完全可行

中國有句老話“百聞不如一見”。通過聯合考察隊赴岷江、雅礱江、大渡河、金沙江、瀾滄江、怒江、帕龍江、易貢藏布江、雅魯藏布江等地的實地考察,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應該研究新方案。第一選擇是從怒江取水,從三江并流處穿越,相比原來的金沙江方案,沒有增加太大工程難度,水量有保障;第二選擇是向青藏高原延伸至帕龍江(帕隆藏布江)引水,工程難度大幅增加,但引水量足以給長江下游補水;第三選擇才是從雅魯藏布江引水。從怒江、帕龍江、雅魯藏布江選點引水的思路完全可行。

(一)通過設計沿青藏高原邊緣繞行的調水線路,全程自流,將水調往缺水的中國北方

以從怒江引水為例,其主干線從青藏高原東南部水資源極其豐沛的江河取水,不超過國際通行的取水做法,可借用瀾滄江河道、金沙江河道,以隧洞、水庫和明渠相結合的方式經雅礱江、大渡河、岷江,繞過岷山到達甘肅境內。從甘肅境內依次過白龍江、渭河、洮河進入黃河劉家峽水庫,向黃河中下游補水。如果加高劉家峽大壩,則可抬高水位經白銀繞過烏鞘嶺,過景泰縣南山后即進入千里河西走廊,可以沿祁連山東側平原引水進入新疆,也可以沿黑河古河道引水進入內蒙古。

(二)串聯起西南諸河、長江、黃河和西北諸河,形成統一的中華大水網格局

以從怒江引水為例,并聯西南、西北諸江河后,形成全國水量總調度體系,能夠調劑水資源余缺。在瀾滄江、長江、雅礱江、岷江的豐水季節,可以多調水到西北,抽豐補欠,引洪濟旱;在長江、黃河的枯水季節,可以通過西線工程多引水由沿線的大壩放水,從而實現中國北方不干旱、南方無水患,營造九州大地風調雨順的良性水環境。

(三)水源有永久性的可持續保障

以從怒江引水為例,不同于早期的南水北調西線從長江上游及其支流調水的方案,由于西藏東南部、云南西南部是印度洋氣流與南太平洋氣流匯合處,西南季風每年帶來大量水汽,主要江河年總徑流量據統計約7546億立方米。印度洋暖流覆蓋區域常年降水充沛,各江河的水量都比較大,南水北調西線水源的可持續性具有充分保障。

(四)工程沒有難以逾越的節點

工程全線主要由水壩、隧洞、明渠組成,充分利用了原有江河河道、水利設施,比如劉家峽水庫。總體工程沒有難以想象的浩大,單體工程也基本沒有超出我國現有的水利水電工程的復雜程度。

(五)工程惠及西南沿線省區西南省區的水電、養殖業、交通、旅游業都會有大發展

南水北調西線有10水電站大壩,給沿線省區大大增加了清潔能源。沿線攔水蓄水可以形成眾多水庫,能夠發展水產養殖。伴隨工程建設,沿線的公路建設也會有大發展。南水北調西線線路形成的運河,本身就是一條無與倫比的萬里風景線,再加上沿線如繁星燦爛的人文景觀,必將極大促進西南省區的旅游業發展。

(六)庫區移民壓力不大

南水北調西線沿線多高山峽谷,人口稀少,涉及搬遷的移民不多。各江河的上游也缺少坡度25度以下的土地,缺乏可持續發展第一產業、第二產業的條件。而且,線路經過的云南、四川、甘肅的江河上游及周邊地區,歷史上往往是地質等自然災害頻發的地區,依靠頻繁的就地救災、扶貧,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需要遷移人口。而西北受水區的甘肅河西走廊、新疆東部、內蒙古西部有遼闊的待開墾土地,只要解決了水的問題,屆時需要大量人口。

(七)大幅拉動經濟增長

目前我國的鋼鐵行業、水泥行業都存在比較大的產能過剩問題。南水北調西線工程雖然預計投資額巨大,但工程無論是筑大壩、打隧道,還是建水渠,消耗的基本是大量的水泥、鋼材,可以有效化解過剩產能問題,并且一定會對整體經濟發展產生巨大的拉動作用。

四、一勞永逸:南水北調西線將是一項超越大禹治水的光耀世界水利史的治本工程

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修建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大量水利水電設施,解決了全國各地許多局部性、區域性或流域性的缺水問題。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同志曾先后提出,“一定要把淮河修好”,“一定要根治海河”,“一定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在物質匱乏、技術條件落后的年代,修建了包括十三陵水庫、密云水庫、官廳水庫等86000多座大中小水庫,修建了包括三門峽、新安江、劉家峽等241座水電站,修建了包括林縣紅旗渠等引水工程。

為了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治水思想,在更大力度推進節水型社會建設,著力提高水資源綜合利用水平,充分發揮市場和政府作用,不斷完善水資源管理體制機制的同時,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要通盤考慮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從保障國家水安全、系統性解決中國北方缺水的角度考慮,南水北調西線工程無疑提供了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方案。

改革開放40多年來,水利水電工程高歌猛進。20世紀80年代初,鄧小平同志面對建不建長江三峽工程的爭議,提出“三峽問題要考慮”。我國陸續修建了南水北調東線工程、西線工程、引灤入津工程等,建成了葛洲壩、長江三峽大壩。除了怒江、黑龍江、雅魯藏布江等少數跨境河流,在西南、西北主要河流進行了高強度的水利水電梯級開發。在這一時期,甘肅也建成了引洮工程、引大入秦、景泰提水工程、疏勒河工程等。

對中國北方包括甘肅而言,南水北調西線調水工程是千載難逢的機遇。西北五省(區)望南水北調西線調水如盼甘霖,有共同的緊迫需求。西北地區受水資源短缺等基本要素制約,與東中部地區的差距日益拉大,在2020年與全國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任務尤為艱巨。而更為艱巨的是,實現脫貧與達到小康目標后,如何確保能夠可持續發展,與全國同步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因此,如果能夠借力南水北調西線工程解決西北地區水資源需求,勢必成為惠及西北大地的歷史性工程,意義非凡。

(一)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有利于西北地區更好地抓住“一帶一路”機遇

以甘肅為例,西北地區歷史上就處在古代絲綢之路的關鍵地帶,有著名的河西走廊連接中原和西域地區,是古代中原王朝向外傳播文化與經貿往來的最重要通道。地緣上看,甘肅地處歐亞大陸橋的核心通道,是華夏文明與域外文明交流融合之地,在促進中外文化交流方面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構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的“五通”要求,需要著力發揮自身的樞紐地位和通道優勢。南水北調西線將會使千里河西變成“江南水鄉”“綠色長廊”,大幅提升甘肅的綠色生態產業競爭力,推動文化旅游產業大發展,將有力地促進甘肅與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互聯互通。

(二)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有利于北方農村徹底實現可持續精準脫貧

西線方案的線路涉及甘肅絕大多數極度缺水的貧困地區,將極大改善流域沿線隴南、定西、白銀、武威等地區連片特困縣和金昌、酒泉等地區插花型貧困縣的生態環境、生產環境和人居環境,解決這些地區“靠天吃飯”的困境和民生與水資源短缺之間的矛盾,使已脫貧的人口安居樂業,發展生產,走上可持續致富之路。

(三)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有利于西北地區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

以甘肅為例,西北地區整體處于較嚴重的水資源短缺狀態,過度的水資源開發,引發了一系列的環境問題。國際社會公認當水資源開發利用率大于40%時,區域處于較嚴重的水資源短缺狀態。2003—2016年,甘肅省水資源開發利用率均大于40%,內陸河流域的水資源開發利用率超過100%。南水北調西線工程的實施無疑將為河西走廊注入“血液”,在兩側山脈的作用下,河西走廊的水氣循環將會引發生態環境的巨變。祁連山的生態將得到恢復,生態安全也將得到保障。同時,南水北調西線從河西走廊流向新疆東部、內蒙古西部,也將使這些地區發生歷史性巨變,有望使新疆羅布泊重變水澤,內蒙古居延海再現澤國,并且根治中國北方的沙塵暴。

(四)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有利于保障糧食安全

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保障國家糧食安全是一個永恒課題。我國東中部已經沒有可開發增加的耕地,而甘肅、內蒙古、新疆擁有開發潛力無限的荒地荒漠。就甘肅來說,農用地總面積3.67億畝,占土地總面積的53.71%,其中,耕地面積7 537.20萬畝,只利用了約1750萬畝;牧草地面積2.16億畝,鹽堿化、沙化、植被退化比較嚴重,草場載畜能力較低。未利用土地總面積2.99億畝,占土地總面積的43.84%,其中裸巖石礫地、鹽堿地、沙地占絕大多數。南水北調西線工程的實施將使甘肅大面積的未開墾荒地,特別是河西走廊平坦遼闊的戈壁荒漠變成良田,至少增加1.5億畝耕地,并使2.16億畝劣化牧草地變成優質草場。

(五)南水北調西線工程有利于維護邊疆長治久安

西北各省(區)是多民族聚集區,也是“老、少、邊、窮”比較集中的地區。以甘肅論,現有54個少數民族,人口約占全省總人口的8.7%。南水北調西線流經甘肅,只要解決了水的問題,就可以改造民族地區的干旱、半干旱現狀,解決群眾基本的生產生活用水,再造秀美山川,建設美麗家園。解決了水的問題,就能夠更好地促進民族團結,實現邊疆穩定。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推薦資訊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版權所有@甘肅省社會科學院
備案號:隴ICP備10001373號-1
技術支持:甘肅省社會科學院圖書館 地址:蘭州市安寧區建寧東路277號
788799九龙彩坛-九龙彩坛内部一肖-香港九龙图库彩图资料-香港九龙资料90092-香港九龙图库902008 788799九龙彩坛-九龙彩坛内部一肖-九龙老牌图库彩图大全-香港九龙资料90092-香港九龙图库902008 九龙心水三肖永不改料-九龙彩坛内部一肖-九龙老牌图库彩图大全-香港九龙资料90092-香港九龙图库902008